赤子新闻网——中国人物新闻网站|新闻热线:010-85891267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崔立刚:35年铸警魂 熠熠国徽下的忠诚卫士

崔立刚:35年铸警魂 熠熠国徽下的忠诚卫士

2019-07-23 16:51 来 源:赤子 浏览 字体:

35年铸警魂 熠熠国徽下的忠诚卫士

——记黑龙江省龙江县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崔立刚

2008年1月22日,-28℃,这是黑龙江省龙江县当天的最低温度。下午,在龙江县交警大队一个24小时治超站点,崔立刚副大队长带领民警正在对过往车辆进行违章查处。深冬的黑龙江腹地,在户外站立十几分钟,人的手脚就被冻的不听使唤了。但这个站点的执勤民警要连续工作24小时。

崔立刚检查过往客车是否有超载、超员情况。.jpg

崔立刚对过往客车例行检查

严肃、直接是崔立刚给人的第一感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办事认真,甚至有点不近人情。但这位从警已35年获得很多荣誉的东北汉子从没有抱怨过工作中的危险、困难和委屈。他谈到最多的是交警大队的职责和民警们的辛苦。

全县唯一的特级侦察员

1981年,崔立刚通过高考进入黑龙江省人民警察学校(现为黑龙江省公安警官职业学院)学习。自踏入警校的那天起,忠诚与责任就成为他的心中执念,这一伴就是35年。

毕业后,他选择回到家乡龙江县,被分到龙江县第一派出所(现为龙华派出所)成为一名派出所民警。“那时候派出所有10个人左右,是龙江县最大的派出所。毕业后正赶上83年全国严打,我就开始搞案件。”

八十年代初期,全国各地的经济条件都很差,位于祖国东北部边远小城的龙江县城条件更为艰苦。崔立刚初到派出所时,还没有汽车和摩托车,民警出去办案都是骑自行车。三十多年前的龙江县,冬天温度都要比现在低十几度,雪很大很厚,骑自行车出去办案手都会冻肿了。“那时路也不好走,都是土路,也没有路灯,晚上外面黢黑黢黑的,说摔就摔。”崔立刚接着说,“有一年冬天,我和同事骑所里的摩托车下去搞案子。从街里骑出来没多远就冻的受不了了,皮大衣,消防靴子,这都不行。最后到老百姓家里要点稻草,往摩托车边斗里一塞,坐着那人脚还好受点,两个人换着骑。等到骑到地方,我已经下不来车了,整个人都冻僵了。”

1986年,崔立刚从派出所被调到县刑警大队(当时为刑侦科),开始搞刑事侦查。

转到刑警后,面对的犯罪分子很多都是穷凶极恶的不法之徒,危险也扩大很多倍。可是没人知道,其实刚参加工作没几年的崔立刚胆子并不大。刚到刑警不长时间,辖区内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深夜有人到燃料公司去偷煤被打更人发现。打更人一直追过铁路,慌极下的偷煤人转身将打更人残忍地杀死在铁路边的沙坑里。接到报案刑警队到达现场,领导安排崔立刚看现场。“坑里有个‘死倒’,我就在坑边坐着。离这不远就是殡仪馆,周边的林子还很密,大风吹的树嗷嗷叫,那时候可害怕了。”崔立刚回忆刚入刑警队时的情形,“现在不管什么时候去什么地方,我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不知道什么叫害怕,胆子都是在公安战线锻炼出来的。”

1994年4月县刑警队破获了一起作案十年的团伙抢劫杀人案,崔立刚是专案组成员之一。这是一个纯亲戚组成的6人犯罪团伙,主犯的亲哥哥、姐夫、叔伯哥们、姑爷、干儿子组成了这个团伙。这个团伙专门抢各乡镇的供销社,种子站,食品站这些有现金的企业。团伙成员穷凶极恶,抢劫的同时杀了十多个人。这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影响。

这个团伙从八几年开始做案,案件从侦查到破获历时十年。破案后,专案组几个人都荣立了三等功,县政府奖励每人一千块钱。这是自龙江县公安局自建局以来,政府第一次奖励破案有功人员。这个案件后来被列入全国刑事警察案例年鉴,叫龙江县公安局侦破抢劫杀人游击队。

谈到面临的危险,崔立刚说,明知道有很大的危险,但是还要挺上去,警察背后是老百姓,你不上谁上!

1999年,崔立刚被评为齐齐哈尔市(公安局)“特级侦查员”。这在全市9个县里,他是唯一一个。

崔立刚在刑警大队一干就是16年,每年参与破获的案件都有一百起左右,抓获的犯罪分子更是不计其数,从行政处罚到送上刑场的各种类型的犯罪分子都有。

2001年,龙江县交警成立了公路巡逻民警队,需要有搞案件经验的民警。当时从县刑警大队里选拨能力比较强的人来做这份工作,崔立刚被选中。自此他由刑警大队调到交警大队。

调到交警 他想不通

从刑警到交警,警种的转换,当时崔立刚心里是有想法的。他当时也没犯错误,工作干的还很出色,而且他还是全县唯一一个被评为“特级侦查员”的警察。“怎么说从刑警队调走就调走呢?”崔立刚想不通。那时龙江县公安局主管交警的副局长曾开导他,“立刚,不要有什么想法。你在刑警能干特级侦查员,在交警一样能干出模样。”

人的转变是一瞬间的。崔立刚说,虽然离开了自己钟爱的刑警岗位,但既然组织需要,那就服从安排。虽然警种不同,业务也不一样,但要干就干出个模样。就这样,崔立刚在交警大队这一干又是17年,从普通民警一直干到副大队长。

崔立刚的儿子崔旭现在也是一名警察,对于崔立刚那时候岗位的调换,他说,那个转变对父亲来说是挺困难的。“警察这个行业,干刑警会处理很多案件,案件破获后的那种感觉是交警没法比的,从荣誉到各方面都不一样。如果现在让我换一个警钟的话,我不一定能做到他这个程度。”

执法中被泼硫酸

日常生活里,我们见到交警最多的时候应该是在早晚高峰的拥堵路口,在交通事故发生后的现场,在晚上酒驾查处现场。但是交警的最主要的任务其实是预防交通事故的发生,真正起到保护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作用。

龙江县交警大队宣传中队通过进学校、进社区、进企业、进村屯、进家庭五位一体进行交通法规的宣传,提升了人们出行的安全意识,在预防交通事故发生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要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也离不开道路的巡逻管控。巡逻管控包含了酒驾、醉驾、毒驾这些违法行为,这都属于严重交通安全违法行为。有查处、管控就会有矛盾。2005年,崔立刚刚从公路巡警调到城镇中队担任中队长。有一天早高峰,他拦下一辆货车。当时车里面有三个人,副驾驶那边两个人下车后,当他走到驾驶位这边时,发现驾驶员不见了。原来驾驶员趁他没注意跑到右边去了,然后不承认他开车。“这个司机一身酒味,那时候没有执法记录仪,酒驾还没有入刑。但是我要让他们走了,那可能就会给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带来危险。我就把他们带回队里,让他们醒酒。那个醉酒司机就在交警队闹了一天,直到酒醒。”崔立刚继续说,“这中间我的压力非常大,醉驾的人在当地有亲戚、有朋友啊,能量非常大,都过来说情,但我坚持住了。”

崔立刚荣获龙江县第二十界劳动模范.jpg

崔立刚荣获龙江县第二十界劳动模范荣誉

崔立刚荣获市先进个人称号.jpg

崔立刚荣获市先进个人称号

“崔大队在工作中非常认真,严肃,正直,像‘包公’一样。因为这些事也没少得罪人。”交警大队城镇一中队中队长陈刚说。

近些年,社会车辆不断增加,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复杂的交通状况。交警在一线执勤时也会遇到很多危险,在面临极端情况时,就需要民警第一时间去处置,防止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

2015年,龙江县开始集中整治非法电瓶三轮车。有一天中午,在电瓶三轮车禁行路上,交警拦了一辆三轮车。司机突然拿出一个矿泉水瓶,手里拿着打火机就要点着,原来瓶子里面装的汽油。司机的情绪很激动,嘴里大喊,你们动我就点火。“那时候已经来不及做工作了,必须马上处置,否则后果将无法想象。民警冲过去抢下打火机和汽油瓶,人也被强制带离现场。”崔立刚说,“还有用硫酸的,我这手表是硫酸腐蚀的,执勤警服都烧坏了。这也是治理非法电瓶车上路执勤的时候发生的。那时候司机要喝硫酸自残。作为警察发现他要自杀、自残或要袭击其他人的时候,你必须要制止,没有时间去想更多的。”

被问及遇到这样极端的情况,有没有怕的感觉时,崔立刚说:“来不及怕。”

“不给面子”经常得罪人

在网上有人问,为什么酒驾处罚这么严重,还有人酒后开车?网友回复主要是因为侥幸心理。有的人以为运气不会这样背,有的人以为可以托关系说情免于处罚。

崔立刚说,这种情况以前在龙江也很常见,因为地方小,很多人都相互认识,经常会接到朋友这样的电话。但是对于酒驾、醉驾这样严重的违法行为,崔立刚始终坚持绝对不可以说情,这种违法行为就是危害。坚持了原则,守住了纪律,也得罪了很多人,后来随着交通安全的宣传,很多人也理解了这样的危害。近两年,龙江县委县政府领导在开会时明确表示,对于这样的违法行为,谁都不能说情,说情放人要被追责。“县委县政府领导对于交警工作的支持力度,我心里真的……真的很高兴。”

“通过开展酒驾、醉驾集中整治活动,效果也是非常明显的。首先,人们的法律意识增强了,交通事故少了很多。其次,整治酒驾醉驾之后,从现在看龙江县交通事故每天出警数量至少减少三分之一。”崔立刚说。

县交警大队治理超载超限的24小时值班站点是由三个中队民警来回倒班执勤。来这个站点执勤的民警也是最辛苦的。一个执勤班次是24小时,没有地方睡觉,困了只能在车里眯一会儿,白天还好一些,到了晚上零下二十多度的气温,即使是车里开着暖风,都感觉被冻透了。“这里的民警是最辛苦的,既担负这执勤查处任务,还要克服恶劣极端天气带来的影响。”崔立刚说。

龙江县街里面有十所学校,每个都有护学岗。每天早晨、中午、晚上交警大队都会安排警力到护学岗,保证学生上学放学期间校园周边的交通安全。最晚的学校上完晚自习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每天执勤的民警半个小时下来就全冻透了,脱鞋都难,袜子和鞋都冻在一起,穿再厚也不行。冬天执勤,交警大队民警被冻脸、冻手、冻脚的情况都很常见。

干交警的人都知道一句话:外勤天天出勤,内勤时不时出勤。龙江县交警大队更是这样。节假日、县里有活动、重大会议期间,大队是全员在岗的。“内勤也要上勤务,上路面疏导交通,指挥分流车辆,对交通违法车辆进行纠正。”崔立刚说,“这时候没有内勤外勤,只有岗位需不需要。”

同事眼中的“黑包公”

公路四中队中队长刘英文,也是一位从警多年的、经验丰富的民警。多年来,责任与荣誉同样是他心中的坚持。他带领的中队每年都能很好的完成各项指标和任务。刘英文说,这都是受崔立刚副大队长的影响。崔立刚从刑警到交警,又从技术民警到中队长再到副大队长,职务上的转变并没有放松他对工作的严格要求。无论在哪个岗位上,他都是力争第一。

崔立刚对民警要求非常严格,他常讲的一句话就是严就是爱,宽就是害。在2017年12月23日全市开展的综合整治酒驾醉驾毒驾百日会战中,崔立刚要求民警从用语到着装都严格按照标准执行,严格执法,不予许出现徇私的情况出现。“但在生活中,崔大队对民警却像是兄长一样,特别随和,对民警关心爱护。”刘英文说。

2017年大队北龙江县公安局授予先进集体称号.jpg

2017年大队北龙江县公安局授予先进集体称号

大队荣获市先进集体称号.jpg

大队荣获市先进集体称号

城镇一中队是城镇交警的典范,中队长陈刚是一位从警30多年的警察,一直在交警一线。陈刚介绍了一中队的基本情况。他说,一中队共6个人,两台车。我们护学岗每天自早晨六点半就要出勤,早中晚到学校门口保障学生出行的交通安全,多年来一直未间断。聊到崔立刚,陈中队长说,他工作中非常正直,像“黑脸包公”,比较严肃,因为这些事也没少得罪人。

“20多年了,我没陪媳妇儿过一次正月十五。你们十五团圆时,我们都在路上。别的夫妻到了十五能一起溜达溜达,我们一到十五就卡壳。” 城镇三中队王队长说,“家属都习惯了我们随时从家里走,周六周日不休息也都习惯了。要周日休息了,老婆估计还不习惯了。”

崔立刚对于民警的辛苦和付出,看在眼里记在了心里。他很高兴能有这么一群无论冬夏、无论酷暑、无论严寒,只要群众有需要,马上就能出现在一线的战友。他对民警的生活也是非常关心。只要听说谁家里有事,他都会第一个过去尽自己最大能力去帮,让民警能解除后顾之忧,更好的投入到工作中。

对家庭、儿子最是亏欠

谈到家庭,崔立刚的脸上终见笑容,言语间有感谢,但更多的是愧欠(亏欠)。“我爱人这么多年来为家里吃苦受累付出太多了。我在刑警队的时候几乎很少在家,一年得有最少一半的时间是在外面出现场、侦查破案、追逃,全国各地我差不多都到过。她一人撑起了全家,没有埋怨过我,非常能理解我。”崔立刚继续说,“88年,有一次我出差回来找不到家了。那段时间正好我们搬家,我出去一趟不知道能到哪,也没有电话,爱人联系不上我。回来后是挨家去问的,才知道搬到哪了。”

“这些年,我最亏欠的是我儿子,从小到大没怎么陪过他。他小的时候,我经常出差很少在家。等我回家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早晨走的时候他还没醒。别的小孩过周末都有父母陪,可我儿子没有。等到我有时间陪他的时候,他已经长大了。”崔立刚回忆。

崔立刚给儿子起名崔旭,取旭日东升之意,希望他以后更好。可很少有人知道,儿子名字代表的意义。1986年12月,崔立刚在警队侦查破案,在外追捕杀人犯。爱人生孩子他都不知道,更不用说陪在身边。给儿子取一个旭字最为关键是,孩子出第九天,崔立刚才出差回到家。 “我儿子的名字对我永远是一个纪念,他出生第九天我到的家,对他亏欠太多。”

“要对得起警服和国徽”

崔立刚的儿子崔旭,现在是大庆市公安局一名人民警察。提到父亲时他说,小时候可能一年就一两个月能看到父亲。剩下的时间父亲要不就在办案,要不就在出差。那时候不理解,对父亲也有过埋怨和生气。但是只要父亲回到家,送他上学或接他放学,他就特别高兴。“偶尔能有几次带我出去玩,那就不用说了,简直太高兴了。”谈起自己小时候父亲在自己心中形象,崔旭说,“特别威严,特别威风,感觉自己父亲是个警察,很厉害。因为总见不到他,见到后我也很害怕他。”

每个男孩子都有一个警察梦,更别说从小受崔立刚影响的崔旭了。崔旭从小就想当警察,就是因为父亲干这个行业。他大学毕业的时候本来可以留在北京,就是因为想干警察,就通过公务员考试,考到了大庆市公安局。

崔旭说,父亲给他留下最深的印象就是他特别爱护身上这身警服,特别在乎头顶上的国徽。而且父亲是一个特别正直的人,正义感特别强,不管是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父亲对违法事情或是丑恶的事情都绝对看不过去。等崔旭走上公安战线,他才真正理解了父亲。“我当了警察之后发现不是说他对家庭有亏欠,他也想每天陪在家人身边,但确实是身不由己,这就是工作需要。你干这行之后会发现这个工作实在太绑了,我终于理解他了。”

崔立刚(中)和同事在执勤路段对过往车辆检查。.jpg

崔立刚(中)和同事在执勤路段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

在崔旭正式上班报到前的晚上,父亲和他聊了一个通宵,这是他记忆中唯一一次和父亲这样面对面聊天。崔旭记得很清楚,父亲对他说一定要对得起这身衣服,一定要对得起头上的国徽。千万不要做一些让警服和国徽蒙羞的事。

崔旭上班之后这些年,也一直秉承着父亲对他的教育,勤恳踏实的工作。“因为我从小特别敬重我的父亲,特别尊重他,他说什么我都感觉挺对的。而且上班这些年也确实理解这个行业如果没有这份荣誉感和责任心的话,确实做不到他这样。”

崔旭和父亲通电话时总是嘱咐要注意安全,但他知道也只是说说。真正面对危险时,父亲可能也不会听他的,甚至有时候都没有时间去想这些。“这个工作不像是其他行业,有的时候危险发生时你是没有时间反应的。警察也不可能躲,因为我们要是退了那老百姓怎么办?这是个本能的反应,就我爸来说,包括在刑警时经历过很多危险,他从来没有退缩过,都是一直在前边。现在他虽然是副大队长,走上领导岗位了,但是他每次领着民警出勤他永远都是在前边的。这也是我最佩服他的原因。”崔旭说。

“站在儿子的角度,我觉得他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这些年他对家里的亏欠很多,尤其是对我妈。作为同行来说,我是特别佩服他,如果我是他的战友,我可以把命交给他!”崔旭最后如是评价崔立刚。

多年来,崔立刚一直坚守着作为一名人民警察的底线,保持着警察的本色。他说,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那就要坚守这个行业的要求。要有纪律底线和法律底线,执法就不能去违法。“这么多年的坚持,我不想在工作岗位上犯错误。我干这行就要干好,这就是我的初心。”

[责编:cz3326]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赤子新闻网(www.chizichina.com)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合作伙伴

赤子新闻网系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交流协会主管、赤子杂志社主办的中央级网络新闻媒体,是《赤子》杂志官方网站。

  • 新闻热线:010-85891267
  • 传真:010-85891267
  • 投稿邮箱:chizinews@163.com
  • 关注微博:

扫描二维码可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扫描二维码手机浏览赤子新闻网

备案号:京ICP备16019497号-1

监督电话:010-85896757 服务邮箱:chizinews@163.com

大昌祥传媒独家运营 Copyright©chizi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